您的位置:主頁 > 說說 > 正文

兒童節,怎么就成了兒童表演節?

內容導讀: 我們更需要有包容和同理心。把這一年僅一次的撒歡權,不打折扣地交還給孩子。將心比心地講,我們成年人面對假期,也希望自己可以自由支配,而不是被他人左右吧? 澎湃評論員 陽柳 朋友小荷向我吐槽,上幼兒園中班的女兒六一要表演節目,為了買一雙...

"我們更需要有包容和同理心。把這一年僅一次的“撒歡”權,不打折扣地交還給孩子。將心比心地講,我們成年人面對假期,也希望自己可以自由支配,而不是被他人左右吧?"

澎湃評論員 陽柳
朋友小荷向我吐槽,上幼兒園中班的女兒六一要表演節目,為了買一雙舞蹈鞋,她先是在網上買,結果買大了。去店買,連跑了好幾家,都斷貨了。另一個當中學英語老師的同學,被要求去幼兒園觀看表演。為此,不得不調課,但如此三堂連上又讓學生抱怨。郁悶還在于,表演完,衣服鞋子又要和去年買的一樣,躲進角落生灰。普通工薪家庭的她們,也心疼浪費的錢和東西。
在某寶上搜索“舞蹈鞋”,最近一個月銷量達到1.5萬雙以上的就有7家,冠軍店達到驚人的7.5萬雙以上。在評論區,眾多買家表示,買鞋是為了孩子參加兒童節表演。
這幾天,朋友圈也井噴式出現寶媽曬孩子的兒童節演出裝備。一些心急的地方,表演已搶先登場。不僅幼兒園、小學有表演,很多培訓機構也狠刷存在感。“還在讓孩子看電視、玩游戲?快來參加我們的舞蹈培訓吧!明年兒童節,你的孩子就是最閃耀的星!”一個開藝術培訓班的朋友也蹭了一波熱度。
雖然不少家長表現出極大的熱情、鼓勵和點贊——當然也有在老師面前“表現”,背后吐槽的,但我也看到了不少隱藏在華麗服裝和浮夸妝容下,面無表情、眼神迷茫的稚嫩面孔。這個時候,我就會在心里開啟“反問三連”:兒童節,不該是孩子們快快樂樂玩耍的節日嗎?為什么要他們表演節目給我們大人看?大人過節日,怎么不表演節目給小孩看?
多年前,我去一家幼兒園采訪兒童節活動。那天太陽很大,孩子們早早換上衣服,臉上抹了濃厚的油彩,在舞臺入場口暴曬,大汗淋漓。受邀觀看的教育局與街道的領導們,則在陰涼的觀眾席不厭其煩地謙讓座次。有位年輕的女老師心疼小朋友,也只能柔聲安慰他們馬上就結束。不知道臺下那些為人父母的領導們,心里會不會有一絲異樣的感受?反正我作為一個成年人,是挺尷尬的。
這些年,在一些大城市,逢兒童節必讓孩子們給家長和領導表演節目的風氣,有所扭轉。家長會帶孩子吃大餐、送孩子書籍玩具,很多單位會組織員工帶子女開展親子活動。但據我的觀察,在很多中小城市和城鎮,表演仍是主流甚至唯一的過節方式。農村更甚,不光兒童節,只要是個節日,孩子們就要打扮得花枝招展地登臺表演。看著他們嫻熟或笨拙的表現,大人們在朋友圈等各種渠道給出自豪或調侃的點評。至于孩子們愿不愿意,高不高興,似乎沒人關心。
今天的兒童節,當然不需要像這個節日設立之初那樣,帶有太多嚴肅沉重的色彩。輕松、歡樂、活潑,應是主基調。我們需要豐富多彩的節日內容,喜歡唱歌跳舞愛表演的,盡可以各種登臺展現。不愛這些的,去找小伙伴玩耍,或睡個懶覺,宅在家看會電視、打會游戲,又有什么不好呢?
我們更需要有包容和同理心。把這一年僅一次的“撒歡”權,不打折扣地交還給孩子。將心比心地講,我們成年人面對假期,也希望自己可以自由支配,而不是被他人左右吧?起碼,能不能附下身來,認真聽聽孩子的想法?帶點私心地說,這也可以讓家長們少點折騰,還節約環保。
很多年前,有一首兒歌叫《快樂的節日》,就是唱兒童節的。歌里有小鳥,有鮮花,有美麗的衣裳,但點睛的是這句:“親愛的叔叔阿姨們,同我們一起過呀過這快樂的節日!”看!我們曾也有這樣清醒的認識、包容的心態:兒童節的主角是孩子,大人才是配合表演的。這樣的兒童節,這樣的“叔叔阿姨們”,多好。

編輯:

本文標簽: 兒童節兒童表演節
相關閱讀
韩国快乐8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