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頁 > 女性 > 正文

震蛋:初中和高中那樣情竇初開的時候

內容導讀: 想必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暗戀吧,在初中和高中那樣情竇初開的時候。我不知道這能否定義成一種暗戀,我稱它為對某個男生特定的好感。在高中那個緊張的學習階段,他就像我生活中的一束光,我不由向它靠近。卻又保持距離。 當時高二分文理科分班,我分...

震蛋:初中和高中那樣情竇初開的時候

想必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暗戀吧,在初中和高中那樣情竇初開的時候。我不知道這能否定義成一種暗戀,我稱它為對某個男生特定的好感。在高中那個緊張的學習階段,他就像我生活中的一束光,我不由向它靠近。卻又保持距離。

當時高二分文理科分班,我分到了九班,起初是隨便坐坐。他就坐在第一桌,我坐在第三桌,第二桌和第三桌都是我高一被分到這個班的同學。他是一個人坐的,但是他看起來好像很活潑,他和新班主任聊得很來,后來我從同學口中得知,他是新班主任帶的那個班。他有時會轉過身來,看第二桌的女生桌上的東西,或聊幾句話,他對一個羊皮卷的筆記本感到好奇,就拿著想要打開,被女生攔住了。女生回過頭來,笑著說,他真像個好奇寶寶。而且他經常在座位上左右搖擺動來動去,像是多動癥一樣,擋住了我們后面的視線,而且人又高。

到了一個新的班級自然要選班干的,以寫名字的形式投票,還有收那個入團申請書,我知道怎么的磨蹭了很久,他坐在第一桌,他收整一組的,而我是最后一個才交,他一直在催,還忍不住看我寫了什么,我不給他看。從小學到初中,我的性格一直很內向,不敢跟人說話,尤其是男生。

這是我第二次來到這個陌生的城市。說陌生也不陌生,畢竟來了兩次。我能聽懂他們的方言,但是他們卻聽不懂我的。那時我還不擅長說他們的那種話,所以我一直在說普通話。他們就很好奇為什么我要說普通話,每次我都要解釋半天,后來就很少與人交流。改變內向的性格是我高中的愿望,與我身邊的朋友們交流逐漸改善我的性格。我開始變得開朗,有時候還會開玩笑,感覺時光是那么的美好。

后來開始分桌,我跟我的同班同學分開了。當時班主任把我調開跟一個女生換了,我迎來了高中以來的第一個男同桌。我的男同桌總是會打噴嚏,他總是在窗邊放一個空氣清新劑,而我卻聞不得那味道,因為它像極了在車里面的那種味道,但是我忍著這件事情我并沒有告訴過他,而且我跟他交流甚少。那時候物理課上老師講一個三維空間力的分析,可是我卻始終理解不來。他叫老師過來,老師給他講解,還架了三支筆比劃,他也就明白了,而我卻在那弄半天,試圖靠自己的理解,因為我初中碰到很多數學的難題,我喜歡自己鉆研,運用所學知識去理解,我最終也理解了。(注:這里的他是我的男同桌)

剛換座位不久然后那個男同學就跟我換座位,下課的時候他走向我,俯身跟我商量他能否跟我換座位,這是他第一次跟我說話,我心里是有點小緊張的,但是對他可能沒有那么大的好感,我的語氣卻極為平靜,聲音很小,說第一遍他沒有怎么聽清楚,我就說了第二遍,只要老班同意都可以,他就說只要你同意,老班那里沒問題。因為那里有我的同學,所以我們成功地換了位置。

再后來的交集就是老班提出單人單桌,輪流著換座位,S形。一開始我的左邊坐著一個學霸,他是高一隔壁班的我們有幾個老師是同一個,每次考試都能聽到,他是第一。今天總算是見到真容了,他得知我也是他隔壁班的,同一個老師教,自然有些親切,而他的后面一桌是那個他。他們似乎認識(他們初中是一個班的),學霸撿到了一只筆,然后就拿到我的面前問是不是我的。我看了一下,不是我的,我就搖頭說不是我的,學霸就拿給我說“送你”,他也在后面笑著附和地說“他送給你呀”,我還是搖頭不要。

韩国快乐8开奖号码

編輯:

本文標簽: 震蛋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