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頁 > 歷史 > 正文

關于馬加爵放過的唯一舍友與事件回顧(圖)

內容導讀: 十二年前馬加爵殺人案驚動了整個中國,記者與馬加爵單獨采訪中獲知,馬加爵因打牌不和連殺4名同舍友的同學,更令人吃驚的是,他還差點殺害第5名同學。而這位同學也是馬加爵唯一放過的一位同學。馬加爵的表態心理與殺人動機是在令人發指,但人們更好...

  十二年前馬加爵殺人案驚動了整個中國,記者與馬加爵單獨采訪中獲知,馬加爵因打牌不和連殺4名同舍友的同學,更令人吃驚的是,他還差點殺害第5名同學。而這位同學也是馬加爵唯一放過的一位同學。馬加爵的表態心理與殺人動機是在令人發指,但人們更好奇的是馬加爵唯一放過的那個同學的情況;為此小編整理了相關文章,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吧!

關于馬加爵放過的唯一舍友與事件回顧(圖)

  馬加爵殺人事件與唯一放過的舍友

  3月15日晚至16日凌晨,三亞市第一看守所。記者面對面地對馬加爵進行了單獨采訪,獲悉他因打牌不和連殺4名同學的全過程,令記者吃驚的是,他還差點殺害第5名同學。2月13日晚上錘殺獨自在宿舍的唐學李

  據馬加爵交代,2月13日,因打麻將與同學發生糾紛后,他就準備用鐵錘逐個突襲4名同學。他想先干掉同宿舍的好友邵瑞杰。記者問他為什么?他說:吵架以后,有件事情讓我很意外。那個邵瑞杰,我把他當成非常好的朋友,很真心的,這次吵架以后我發現,在他心中我完全不是那個樣子,我就想了很多,覺得很絕望,然后就決定殺人了。

  當晚,只有唐學李在宿舍內,邵瑞杰在別的宿舍里休息。他說:不殺唐,就干不了邵。他用錘子殺了唐后,把地上及桌上的血擦干,把唐放到衣柜里,用報紙等物蓋好。因為學校沒有開課,沒人發現。2月14日晚上錘殺正在洗腳的邵瑞杰

  2月14日,他繼續與同學打牌。當晚,趁邵瑞杰洗腳的時候,馬加爵用同樣手法將邵殺死,事后仍將尸體塞入衣柜。2月15日中午錘殺看報等人的楊開紅

  2月15日中午,同學楊開紅到馬加爵的宿舍來找邵打麻將,馬說他一會就回來,并在楊看報紙等候時將其殺害。后來王大明(音)叫馬加爵打牌,他沒去。2月15日傍晚叫回打牌的龔博將其殺害

  2月15日傍晚,馬加爵跑到1幢402室將龔博叫到自己的房間將其殺害。據馬加爵一同學披露,當時龔博正在打撲克,馬加爵讓龔博跟自己回宿舍,還說:“我們那里三缺一,回去吧。”龔博就跟馬加爵回了宿舍,同學們從此就再也沒有看見龔博走出來。2月15日傍晚他差點殺害第5名同學

  剛處理完龔博的尸體,林風(音)找他打牌。他覺得林風平時對自己不錯,還幫他打過飯,就沒下手。走出學校,他馬上打出租車到了火車站。在商店里買了衣服、水果等,換了衣服上了火車。

  馬加爵說,殺了一個人后很后悔,也很害怕。但越想越氣,又殺了3個人。記者問他為什么不自首?他說:殺人后一直潛逃,并沒有自首的想法。“因為我認為自首的話肯定會判我無期徒刑,但我不想被判無期,那樣的話對我家人壓力太大。我就想一直跑下去,抓不著就算了,抓到了也就痛快了。”據央視《社會記錄》、海南日報(風水www.azg168.cn)

  馬加爵殺舍友事件心理分析

  古今中外所有偉大的藝術家和思想家都是完美型的人。完美型的人天生敏感、有自我犧牲精神,思想深邃,嚴肅、注意細節,是完美主義者,感情豐富,有些悲觀,有藝術天分,冷靜……但并不是說所有的完美型的人都會成材。如果他們走向反面,那將是最可怕的人。我想希特勒就是標準的完美型的人。完美型的人容易抑郁,常常為別人無心的話難受半天。也常常覺得自慚形穢。要成就一番事業必須戰勝這些缺陷。而要戰勝這些缺陷,就要與各種類型的人溝通,理解他們與自己是不同的。很多完美型的人雖然不喜歡溝通,但也沒有走上犯罪的道路,依然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原因就在于他們有一個遠大的目標。專著于自己的目標,就不會太在意身邊的小事,不會在意惡劣的環境了。

  馬加爵是一個不徹底的完美型的人,他擁有幾乎所有的完美型的人的優點和缺點,偏偏缺少兩個優點。一是關心他人,二是沒有遠大的理想或者目標。而馬加爵的悲劇主要的兩個原因就是缺少愛和沒有遠大的理想。

  我們來大致看一下他的人生軌跡。他和父母的溝通幾乎就是零。一貫內向、好勝和自卑。有記者說,他和姐姐探討過人生、交友等問題。那時候起,姐姐已經發現弟弟的心里有許多不平衡,對“公平”看得很重。但他沒有錯。錯的是不公平的現實。

  有記者說,一般說來,自我封閉、缺乏交往的人思想都比較狹隘,容易鉆牛角尖。如果鉆研學習,成績就會直線上升。馬加爵就是如此,上初中時他從成績平平一躍成為優秀生,獲得數學競賽第一名,全國物理競賽第二名,因而帶動全班的學習氛圍。上高中時曾因迷戀電腦而荒廢學業,一旦醒悟,只用一個月的苦讀又上升到全校第四名,并考入重點大學。記者分析得不錯。但這只是一般情況。自閉的人也可能思想廣闊而深邃。只要他認真看一些值得看得書,或者有顆寬大的心,并冷眼觀察世態人情。可惜馬加爵不是這樣的人。

  馬加爵不承認貧窮對他有影響,但這顯然是不對的,至少在潛意識里深深地影響了他。他的自閉甚至極度敏感都與貧窮有關。在助學貸款沒有批準下來的那段時間,馬加爵連續幾天都沒有上課。后來有個女同學了解到,原來馬加爵已經沒有鞋子穿了,他不好意思到課堂上聽課。直到助學貸款發下來,他買了一雙拖鞋,才又出現在課堂上。“但那以后,我發現馬加爵就一直不肯說話了,變得更孤僻、更內向,行為舉止都有些怪異。”這個女同學在悲劇發生后曾這樣說,說如果當時有人給他買雙鞋子,悲劇也許就不會發生。的確,當一個人在最困難的時候,有一個人伸出援助之手與無人理睬對他來說是絕對不一樣的。魯迅的小說《孤獨者》塑造了一個孤傲的知識分子,拒絕與當局合作,但最后卻投入了當局門下,為什么呢?他自己解釋道:“先前,還有人愿意我活幾天,……愿意我活幾天的,自己就活不下去。這人已被敵人誘殺了。……這半年來,我幾乎求乞了……然而我還有所為,我愿意為此求乞,為此凍餒,為此寂寞,為此辛苦。但滅亡是不愿意的。你看,有一個愿意我活幾天的,那力量就這么大。然而現在是沒有了,連這一個也沒有了。同時,我自己也覺得不配活下去;別人呢?也不配的。同時,我自己又覺得偏要為不愿意我活下去的人們而活下去;好在愿意我好好地活下去的已經沒有了,再沒有誰痛心。使這樣的人痛心,我是不愿意的。然而現在是沒有了,連這一個也沒有了……我已經躬行我先前所憎惡,所反對的一切,拒斥我先前所崇仰,所主張的一切了。我已經真的失敗了。”馬加爵從小到大都處在一種壓抑的狀態中,他的內心始終是孤獨的,但沒有人能理解和安慰他,他沒有真正的朋友,更沒有愛人,也沒有人關心過他,也許有,然而這樣的人太少了,相對于不理他的人來說,少得可以忽略不計了。沒有得到過關愛的人自然不會去愛別人。時間長了,他對世界,對別人的看法就會產生扭曲。他不會愛別人,也不會欣賞別人的愛了。沒有愛的人的內心是多么黑暗和陰冷啊。沒有體會過的人那是不能理解的。在此我忍不住插一句,想當初,我上高中的時候,也是受盡老師和很多同學的羞辱,如果沒有一個人關心我,我也許就變成了馬加爵。但我有遠大的理想,不愿意就這樣和別人同歸于盡。我的內心也沒有變得陰冷和厭世,也不曾絕望和墮落。為什么?因為我還有幾個朋友。他們給了我希望!因為他們,我相信世界并不是一片漆黑。我知道世界上還有光明和溫暖。還有真正的感情!所以我還愛這個世界。如果我沒有朋友,我就算還活著,恐怕也會成為一個悲觀厭世的人。但是

  馬加爵就沒有這么幸運了。大學里,他曾經被忽略的缺陷性格使他的發揮受到了限制,他無法被別人接受,他也總是懷疑別人,非常孤立。

  人在遇到挫折的時候都是需要發泄的。有人發泄的方法是找人傾訴,有人是逛街,有人是購物,有人是去醫院外科看那些更悲慘的人,有人是通過運動,我是通過寫文章把那些家伙寫到我的諷刺小說里……馬加爵是通過玩電腦游戲和上一些網站,比如軍事、流行音樂、色情等網站。

  迷戀網絡游戲是因為人們在現實社會中很無奈、很被動、很郁悶卻無處發泄,只好在虛幻的游戲世界中尋找征服的快感。但這種快感是虛幻的,因而也是短暫的。如果他停止了這樣的游戲,回到了現實中,這種“成就感”就會消失,現實的無奈和挫敗感又會重新將他籠罩。他會感到自己的渺小和無力。于是他只好重新回到虛幻的網絡游戲中尋找自己存在的意義。在那個世界他可以成為強者,享受到作為征服者的滋味。于是他一步步陷入到網絡游戲的深淵中,越陷越深,在體會到虛幻的快感的同時,他對現實的失望越來越強。他與現實社會也變得更加格格不入。最可怕的還不是這些。網絡游戲充滿了暴力。很多游戲都是以看誰殺人夠快夠多來決定勝負的。這讓我想起當年日本軍隊的某些人比賽殺中國人的恐怖場面。但這些游戲迷們在習慣了之后,感覺不到其中的血腥。在現實中,他們也就不會珍惜人的生命了。殺人如草不聞聲。如果一個人沒有玩過這樣的游戲,你讓他去殺人,哪怕是去殺一只雞,他的手或許都會顫抖,但游戲迷也許就不會這樣。所以我覺得游戲最大的毒害就在這里。

  馬加爵為什么會殺人?他自己解釋說:“他們說的與我一直以來想像中的自己很不同,我恨他們。”也就是說他是一個追求完美的人,當別人的評價超出了他能承受的范圍之后,他忍受不了了。他接受不了那樣的評價,所以他一看到他們就會想起他們的評語。他無法接受這樣的現實,所以他要么自殺要么殺人!如果是活潑型的人,當時可能會爭吵甚至哭鬧,但過去也就忘記了。如果是力量型的人,可能會勃然大怒,痛罵他們一頓,甚至打起來,也許還會激情殺人.

編輯:

本文標簽: 馬加爵
相關閱讀
韩国快乐8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