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頁 > 法治 > 正文

周口市中院:淮陽縣政府去年一征收決定違法

內容導讀: 2018年9月,河南省周口市淮陽縣人民政府作出征收決定,在該縣啟動一項污水治理工程。同年12月的一天,征收范圍內的一居民對補償方案有疑議,與拆遷辦人員溝通后回家突發腦出血。2019年1月8日,其子翟星理將淮陽縣人民政府告上法庭。 6月11日,紅星...

2018年9月,河南省周口市淮陽縣人民政府作出征收決定,在該縣啟動一項污水治理工程。同年12月的一天,征收范圍內的一居民對補償方案有疑議,與拆遷辦人員溝通后回家突發腦出血。2019年1月8日,其子翟星理將淮陽縣人民政府告上法庭。

6月11日,紅星新聞從翟星理處獲悉,6月3日,周口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判決,淮陽縣作出的征收決定被判違法。

判決書顯示,法院認為,河南周口淮陽縣人民政府在作出征收決定前并未按照規定廣泛征求公眾意見和進行社會風險評估,征收補償費用沒有足額到位,違反了《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補償條例》第十條、第十二條的規定,但鑒于征收決定已經實施,撤銷被訴征收決定會給社會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損害,故本案被訴征收決定應當確認違法。

最后,依據相關規定,判決確認被告淮陽縣人民政府于2018年9月11日作出的征收決定違法。

斷水斷電,無奈借宿親友家

翟星理告訴紅星新聞,1995年,翟父在淮陽縣城關北關太昊陵市場內買下一座兩層的商鋪,房產證上載明的面積為107.2平方米,購房價和買房時托關系送禮的錢大約為10萬元。當時,該市場內商鋪林立,是淮陽縣城內最繁華的地帶之一。

上述判決書顯示,河南省周口市淮陽縣為加快縣城中心區域黑臭水體治理,從2017年起淮陽縣相關部門即啟動工程選址等工作。2018年9月11日,淮陽縣人民政府作出淮政[2018]50號《淮陽縣人民政府關于征收北關溝(北二環—古蔡河)水環境綜合整治工程建設用地范圍內房屋的決定》。

這意味著,翟星理家被納入征收范圍。

2018年12月,其父聽說征收補償方案為每平方米大約2000元,遠低于翟家周邊房地產價格。同年12月11日晚,翟父給翟星理打電話溝通拆遷事宜,翟星理讓翟父去拆遷辦問清楚補償方案。次日,翟父詢問后回家突發腦出血,被家人送醫搶救。

從事媒體工作的翟星理趕回家中,代替父親與拆遷辦工作人員溝通,拆遷辦工作人員許諾,翟父出院之前,翟家房屋的拆遷工作暫停。

隨后,拆遷隊對翟家左右兩邊的房屋實施拆除。翟星理稱,在這個過程中,因翟家與左右鄰居的房屋共用一根大梁,翟家房屋墻體出現裂痕,鐵門受擠壓變形。此外,翟家水、電、天然氣均被切斷。無奈之下,翟家搬離,在親友家借住。

征收決定被判違法,并未撤銷

2019年元旦后,翟星理向周口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將淮陽縣人民政府告上法庭。訴訟請求為,確認淮政[2018]50號《淮陽縣人民政府關于征收北關溝(北二環—古蔡河)水環境綜合整治工程建設用地范圍內房屋的決定》違法并予以撤銷。

周口市中院:淮陽縣政府去年一征收決定違法

↑判決書內容

2月28日,本案在河南省周口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淮陽縣人民政府法制辦副主任孫自偉和一位律師出庭應訴。

判決書顯示,庭審中,雙方辯論的焦點在于淮陽縣作出征收決定的程序是否違法。原告一方認為,淮陽縣人民政府存在諸如作出征收決定前并未征求公眾意見、召開聽證會、未進行社會穩定風險評估工作、補償費未全額到位、專戶專儲、專款專用等諸多違法情形。

被告一方則當庭出示6份調查意見書,被調查的6位對象均贊同拆遷。孫自偉在質證階段說,“對于這一利國利民的項目,絕大部分(被征收對象)都是贊同的。”

該項目總面積31.1602公頃,項目總投資13034.52萬元,資金來源為縣財政自籌。

被告一方出示了一份財政支出憑證的復印件,以表明2018年12月18日,淮陽縣財政國庫支付中心向淮陽縣鄉鎮財政國庫支付中心鄉鎮自有資金賬戶轉賬五千萬元,用途為北關溝補償款。

因被告未提供原件,原告對這份財政支出憑證的真實性、合法性均不認可,且作出征收決定是2018年9月11日,財政支付在2018年12月18日,違反了“作出房屋征收決定前,征收補償費用應足額到位、專戶專儲、專款專用”的法定要求。

今年6月3日,周口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判決:被告淮陽縣人民政府在作出征收決定前并未按照規定廣泛征求公眾意見和進行社會風險評估,征收補償費用沒有足額到位,違反了《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補償條例》第十條、第十二條的規定,但鑒于征收決定已經實施,撤銷被訴征收決定會給社會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損害,故本案被訴征收決定應當確認違法。依據相關規定,判決確認被告淮陽縣人民政府于2018年9月11日作出的征收決定違法。

周口市中院:淮陽縣政府去年一征收決定違法

↑判決書內容

“我只能給我爸換個環境”

翟星理稱,該項目的土地征收工作仍在進行,翟家院外通往大路的路口處已經被圍擋圍住,且翟家的水、電、天然氣仍未恢復供應,拆遷辦也沒有修復翟家受損的房屋。

而其在河南省淮陽縣的房屋已經無法居住,其父出院后記憶和智力受損,醫囑稱不能受到情緒上的刺激,但翟父出院后數次脫離家人看管,跑回老宅查看。

周口市中院:淮陽縣政府去年一征收決定違法

↑ 翟星理老家

“我只能給我爸換個環境,不讓他受任何刺激了。”翟星理告訴紅星新聞。

紅星新聞記者 李文滔

編輯:

相關閱讀
韩国快乐8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