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頁 > 房產 > 正文

許昌陽光城翡麗公園大幅降價換來“第一砸”引發問題一堆

內容導讀: (許昌陽光城翡麗公園營銷部在去年11月被憤怒的客戶砸毀) 對外宣稱全小區精裝修交房,結果客戶簽過購房合同10多天,每平方米就降1500多元低價改售毛坯房。許昌陽光城翡麗公園此舉迎來2018年許昌第一砸售樓部被砸。近日,接到讀者舉報后,東方今報...

(許昌陽光城翡麗公園營銷部在去年11月被憤怒的客戶砸毀)

對外宣稱全小區精裝修交房,結果客戶簽過購房合同10多天,每平方米就降1500多元低價改售毛坯房。許昌陽光城·翡麗公園此舉“迎”來2018年許昌“第一砸”——售樓部被砸。近日,接到讀者舉報后,東方今報·猛犸新聞記者對此進行了調查。
【投訴】 僅差10多天 陽光城多搶俺5年血汗錢
“還是上市公司哩,不講誠信,壓榨客戶血汗錢!”近日,向記者說起在翡麗公園的購房經歷,來自周口扶溝縣的女教師穆女士滿是憤懣和無奈。
去年8月,聽說穆女士要買房,家住許昌的妹妹妹夫當即幫忙物色合適樓盤。“沒想到,這一次幫忙攤上了惡心事。”穆女士的妹妹說。
他們列舉了翡麗公園三大“罪狀”:第一,不講誠信。去年8月12日,翡麗公園開盤,一期推出3#和4#兩棟樓預售,售賣價格為精裝修房價。開盤前一天,穆女士繳納了1.2萬元認籌金。27日,穆女士認購了3#樓一套建筑面積124.0平方米的商品房,精裝修價格每平方米7736.21元。她在繳納41萬多首付后,10月9日簽訂購房合同(合同被收走)。10多天后,他們發現3#樓開始賣毛坯房了,每平方米竟然降了1500多元。穆女士多掏了21萬多元,她提出退房、調房均可,但被拒絕。穆女士說,她一個月也就三千來塊錢,“他們多搶了俺5年血汗錢呀”。

第二,違規預售。第三,置業顧問攛掇并指導客戶違規違法辦假手續假證明。穆女士剛講完傷心遭遇,許昌建安區居民擺先生、張女士聞訊也找到了記者。他們的經歷跟穆女士如出一轍。

(陽光城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子公司開發建設的許昌陽光城翡麗公園住宅項目)

【調查】 違規違法銷售手段多  多項舉報投訴屬實

翡麗公園項目位于許昌市文峰南路許由路口南400米路東。該項目自宣介紹,他們屬于上市房企陽光城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全資子公司——許昌晟博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開發的樓盤。記者在該公司售樓部看到,公示的預售許可證顯示,一期3#樓取得預售許可證時間是2018年8月24日,4#樓是8月15日。而許昌晟博公司在8月11日就開始收款認籌,12日開盤,明顯存在涉嫌違規預售行為。

(3#號樓的預售證是2018年8月24日頒發的)

(違法違規提前預售)

許昌市綜合執法局城建監察支隊副支隊長王綱向記者證實,他們接待過市民對該項目違規預售的投訴,經查,該公司存在違規預售問題。記者查詢發現,2018年11月,許昌市工商局處理人民網關于翡麗公園的投訴顯示,該公司曾在工商部門監督下,退還客戶在置業顧問攛掇下繳納的1萬元認購金。另外,穆女士的妹妹向記者出示的置業顧問韓某陽的微信聊天記錄顯示,為了能順利辦妥購房手續,韓某陽竟然承諾“到時候會做一個假戶口假離婚證”。

(許昌陽光城翡麗公園置業顧問公然承諾幫助客戶違法做假戶口假離婚證)

(開工建設前,宣稱要建設高品質精裝修房子,結果打臉)

【答復】 銷售政策調整“太猛” 領導亂承諾引發投訴

2018年3月25日,翡麗公園項目在奠基時宣稱,他們打造的是“高品質、智能化、精裝修”的房子。在一期推出3#、4#樓時也是按精裝修銷售的。接待記者的張姓置業顧問介紹,2018年下半年,許昌樓市進入低迷期,因為有銷售任務和回籠資金壓力,公司調整了銷售政策,引發部分一期準業主維權售樓部被砸事件。

(在項目開工建設之后,許昌市綜合執法局就提前告知了注意事項,不得違法違規預售。但事實是,該項目把政令當廢紙,頂風違規預售。)

3月15日上午,該項目副總經理趙海龍接受記者采訪。談到售樓部被砸的原因,趙海龍說,受2018年下半年許昌樓市低迷影響,總公司調整了銷售政策,由原來的出售精裝修房改為毛坯房,價格相應也做了調整。但在實施過程中,該項目原總經理鮑磊帶領的銷售團隊執行政策“過猛”,向客戶亂承諾后兌現不了,導致矛盾激化,導致售樓部被砸等。

翡麗公園案場經理史曉飛解釋說,雖然前期宣傳中說過打造的是精裝修房,但并沒寫到合同里,不算失信。對于違規預售問題,趙海龍則說,這是普遍現象,不僅他們公司,其他房地產公司也存在該問題。

(僅兩棟樓的維權業主群就有209人)

趙海龍向記者通報稱,目前還有約60戶反映的訴求沒有解決。記者查看3#、4#樓業主維權群發現,目前該群顯示有成員209人。他說,因為他們是上市公司,財務監管嚴格,客戶的錢匯到賬上后很難再退回來。前期退還的一部分認購款等費用,都是他個人墊付的,“這些問題將來肯定得解決,但所需時間不好說”。
 針對穆女士的訴求,趙海龍說,穆女士的房屋認購合同書已經在住建部門網簽過了,沒法調整或退房。4月3日,史曉飛卻給出另一種說法。他說,穆女士的合同并沒有網簽,因為有糾紛,他們將全部合同收走交給公司了,不調不退的原因就是已經簽過合同了。
【現實】 房企違規違法成本低  客戶維權難度高

王綱向記者介紹,他們接舉報現查實的翡麗公園違規違法預售金額只有3萬元,“實際情況估計比這多,但我們無權清查他們的賬目。按照處以預付款1%以下罰款的規定,即便頂格處罰,僅罰款300元,對開發商根本起不到震懾作用,也就沒有處罰”。

(公示一套,做一套)

穆女士說,翡麗公園對他們實施的是捆綁精裝修銷售,當時她選購的那套房公布的“一房一價”價格是每平方米6036元,結果捆綁裝修后變成每平方米7736元。而隨后客戶買的卻是毛坯房,一平方米最高相差1700元。這讓他們無法接受。
 記者查看該公司商品房銷售協議,文中有商品房應使用合格的建筑材料、構配件和設備等字樣。史曉飛解釋說,簽訂認購合同的業主會同時簽訂裝修協議。法律界人士點評說,這是典型的捆綁銷售。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二條:“經營者銷售商品,不得違背購買者的意愿搭售商品或者附加其他不合理的條件。”銷售商品房捆綁裝修合同的做法涉嫌不正當競爭的行為,另外,這種做法還涉嫌將商品房總價進行不合理拆分以達到規避當地的房地產調控政策的目的。
糾紛發生后,穆女士他們先后多次去社區、辦事處、魏都區住建局、許昌市住建局、許昌市綜合執法局、信訪部門等反映投訴,但至今無果。
河南春屹律師事務所律師張少春介紹說,原則上如果提前告知業主且合同有書面約定,系雙方自愿簽署協議行為,但同一棟樓不應當出現毛坯和精裝混售現象。作為開發商,辦理預售證之后,房屋是毛坯或精裝在雙方合同中應寫明,而且規劃部門和房管部門也應當備案審批,不能隨意更改。業主有權向當地有關行政機關投訴維權。
【尷尬】 監管處罰乏力  房產公司任性銷售有恃無恐
許昌陽光城·翡麗公園“精裝改毛坯”調整銷售政策每平方米降價1500多元,算不算變相降價,需不需要在住建部門備案,算不算擾亂當地房地產市場?
王綱說,翡麗公園“精裝改毛坯”每平方米降價1500多元算變相降價,但此舉構不成“擾亂當地房地產市場”的法律依據。綜合執法部門只有查證了其存在違法行為,才會介入查處。如果有違規行為,則由行業監管部門——住建部門負責,比如約談、設置房企誠信紅黑榜等,監管房地產市場。

4月3日,在許昌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房產科科長王占力對記者說,他對翡麗公園是否存在擾亂房地產市場不評論。他們也沒有約談過該公司。目前打砸該項目售樓部的6個人還關押在看守所。

在許昌市房產交易租賃管理處預售科,工作人員介紹說,現在沒有政府備案價之說了,實施的是“一房一價”政策,房地產公司將每套房的銷售價格報到預售科后,他們只負責將價格信息錄入,不負責其他,房地產公司調整銷售政策也不需要到他們這里備案。
翡麗公園變相降價事件也引來了業界投訴。許昌一本土房企就曾上書許昌市工商聯,直指許昌陽光城·翡麗公園銷售行為導致“社會治安混亂、擾亂本土房地產市場、造成銀行壞賬壓力猛增、危害許昌經濟運行”等四大問題。許昌陽光城·翡麗公園售樓部被砸后不久,許昌中梁·魏都府項目也發生了業主沖擊售樓部,拉橫幅維權事件。

 對于房地產市場存在的問題,許昌市委市政府召開了房地產領域問題樓盤信訪突出問題化解攻堅動員會,要求各級各部門堅持“一類一策、一盤一策、一企一策”,依法依規解決群眾合理訴求。截至發稿時,翡麗公園因“精裝改毛坯”引發的諸多問題仍未得到解決。

猛犸新聞·東方今報記者韓爭強 文圖

編輯:

本文標簽: 許昌陽光城翡麗公園
相關閱讀
韩国快乐8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