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頁 > 傳媒 > 正文

不想當“末代總編”的關國鋒被任命河南商報社社長

內容導讀: 河南商報社中層以上會議會場 今天(10月31日)下午,河南商報社召開中層以上會議,河南日報報業集團黨委委員、副總編輯王俊本出席并講話。會上宣布人事任命決定:關國鋒同志任河南商報社社長。 顯然,這是一條備受關注的消息,不僅宣布了關國鋒的新...

不想當“末代總編”的關國鋒被任命河南商報社社長

河南商報社中層以上會議會場

   

今天(10月31日)下午,河南商報社召開中層以上會議,河南日報報業集團黨委委員、副總編輯王俊本出席并講話。會上宣布人事任命決定:關國鋒同志任河南商報社社長。

顯然,這是一條備受關注的消息,不僅宣布了關國鋒的新職務,也結束了他的舊焦慮。

兩年前,傳統媒體業遭遇寒冬,都市報面臨艱難轉型,那一年,臨危受命的關國鋒正式出任河南商報總編輯。彼時,跟很多傳統媒體人一樣,關國鋒也懷著深深的焦慮,因為,河南商報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壓力。

面對“紙媒將死”的鑿鑿預言,身為“70后”的關國鋒并不相信,他有著跟河南商報一樣的“二”勁,“敢言敢想敢做”,為此,他公開對媒體表態:我不想成為河南商報的“末代總編”!

于是,上任半年后,關國鋒推出了全套的改版方案,宣告“從紙張到平臺”,通過打造“三大平臺”來實現河南商報的轉型。2016年8月,河南商報啟動了采編、廣告、發行、非報、體制機制五大領域全面“改·造”,形成“公商女”(公務員、商人、女人)三大用戶群, “圍繞商字做文章,圍繞商人出產品,圍繞商界造影響,圍繞商務求變現”,積極探索一條“以企養媒,以媒壯企”的都市報轉型之路。

兩年過去了,河南商報成功渡過了難關,實現了不俗業績。而關國鋒,這位不想當“末代總編”的年輕人,也當上了社長,承擔起更大的責任。

關國鋒和河南商報同時華麗轉身的背后,不僅記錄了一位職業報人孜孜以求的心路歷程,更刻畫了一幅中國紙媒砥礪前行的動人圖景。

正如關國鋒剛剛告訴金口娛言,兩年前他不想當河南商報的“末代總編”,今天他更不想當河南商報的“末代社長”,因為經過努力,河南商報的影響力和影響力變現能力已經雙雙實現逆勢上升,他對河南商報的未來充滿信心!

在今天下午的就職發言中,關國鋒也鄭重承諾:2017年,河南商報一定要達到兩個目標:一、報社不能虧損,必須盈利;二、員工收入不能比去年少,只能比去年高。

 

不想當“末代總編”的關國鋒被任命河南商報社社長

河南商報社社長關國鋒

 

臨危受命,他不想當“末代總編”

 

2015年,經過數年掙扎,中國傳統媒體真正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急時刻。

當時,“紙媒將死”的言論甚囂塵上,不少傳統媒體減版裁人,整個紙媒行業風聲鶴唳、人心惶惶。作為市場化程度最高的傳統紙媒,全國范圍內的都市報也迎來了每況愈下的經營困境:廣告收入從2014年的“斷崖式”下滑,驟變為2015年的“腰斬式”崩塌,面臨生死存亡,形勢極其嚴峻。

在“自古群雄逐鹿地”的中原腹地鄭州,河南商報同樣面臨著無法回避的殘酷巷戰。鄭州的同城報媒競爭異常激烈:大河報長期穩坐河南都市報頭把交椅,東方今報通過領導層組團競聘上崗謀求更大發展,鄭州晚報探索融媒模式效果引人……這讓自稱河南“二報”的河南商報倍感壓力。

這年年初,關國鋒臨危受命,正式出任河南商報總編輯。

關國鋒說,在當時紙媒行業一片唱衰的大環境下,他感覺自己的總編輯新職是“任不逢時”,他常常擔心自己成為河南商報的末代總編輯。

他告誡自己,如果不想成為河南商報的“末代總編”,他就不能當“維持會長”,不能“擊鼓傳花”,把責任往后傳。他最該做的就是深入思考,扎實調研,勇于擔當,積極創新,與其坐以待斃,不如放手一搏,也許能打出一片新天地。

靠什么打破預言、浴火重生?關國鋒說,就靠“二”勁!

關國鋒解釋,在中國傳統語言里,“二”的本意是容易犯傻、為人很“沖”的意思。但在河南商報,他們卻尊崇“二”,他們還經常得意地自稱是河南“二”報:一方面,河南商報是河南日報報業集團的第二張都市報,另一方面,河南商報是河南報業市場的第二名,更加重要的是,河南商報有一股“二”勁,“敢言敢想敢做”,是一家有個性、有闖勁、有擔當的報紙。

關國鋒表示,“二”也提醒他們人貴自知,“商報只是第二”,這就意味著他們永遠在奮力追趕的路上。而一個奮力追趕的人,決然不會是一個坐以待斃的人;一個奮力追趕的團隊,決然不會是一個坐以待斃的團隊;一家奮力追趕的報社,決然不會是一家坐以待斃的報社。

所以,在出任河南商報總編輯之初,關國鋒就給自己定下了三大目標:一是在任期內最大化地制造和提升河南商報的影響力,決不能使河南商報的影響力因互聯網的沖擊而下降;二是與全體報社同仁一起全力構建“輿論引導平臺”“活動組織平臺”“經濟單位運營平臺”這三大平臺;三是在探索商報“改·造”轉型的同時,推動商報采編隊伍的“改·造”轉型,力求商報的編輯記者不僅成為產品經理,更能夠成長為推廣經理、營銷經理、管理經理。

 

立體“改·造”,實現“變紙張為平臺”

 

關國鋒覺得,當下對紙媒產生致命威脅的兩大問題是:一、紙媒的影響力日漸死去;二、紙媒的影響力變現模式日漸死去。

那么,以問題為導向,關國鋒覺得紙媒的老總就要解決兩大問題:一是解決影響力不死;二是解決影響力變現不死。

所以,這兩年來,河南商報一直在專注做兩件事:一是影響力從哪里來,他們勁兒就往哪里使;二是錢從哪里來,他們勁兒就往哪里使。

為此,河南商報更加堅定地走差異化辦報之路,更加積極地向移動端轉移。他們“圍繞商字做文章,圍繞商人出產品,圍繞商界造影響,圍繞商務求變現”,積極探索一條“以企養媒,以媒壯企”的都市報轉型之路。

關國鋒表示,“河南商報社”不再是“河南商報紙社”,他們要“變紙張為平臺”,把河南商報社打造成“輿論引導平臺、活動組織平臺和經濟單位運營平臺”三位一體的嶄新大平臺。

從2016年8月開始,河南商報社啟動了采編、廣告、發行、非報、體制機制五大領域全面“改·造”,決心以“從紙張到平臺,從改版到改·造”破局。

這次建立在大量深入調研基礎上的“改·造”,并非像以往那樣簡單的改版,而是改進已有的,創造沒有的。

這次改造還是立體型的,不僅僅是產品的改造、渠道的改造,連組織架構、工作流程、考核機制等都隨之改造。

比如,單以報紙的角度來看,他們設立了十大原則以避免改版效果與預期目標產生出入:以滿足用戶需求為基本出發點;以擴大商報影響力為核心目的,以產品為指向設置版面架構……為今后報紙受眾的轉移埋下種子,最終為影響力變現服務并預留接口。

在關國鋒看來,當今報業發展的大局是“亂世出英雄,英雄出少年”。他覺得河南商報就是一個少年,并想成為那個英雄。河南商報的采編隊伍,是一支平均年齡不滿28歲的生力軍,是河南都市報中最年輕最有活力的團隊,他們身上都有著商報的文化基因,他相信這個少年能摧鋒于正銳、挽瀾于極危。

 

追求變現,大膽愛上“公商女”

 

那么,河南商報如何實現“影響力變現”?關國鋒給出了秘訣:愛上“公商女”。

具體來說,“公”指公務員,他們是最有決策力的人;“商”指商人,他們是最能掙錢的人;“女”指女人,最能花錢的人。

關國鋒認為,如果河南商報生產的產品能全心全意為“公商女”服務,讓這些最有影響力的人成為河南商報的忠實用戶,那么,河南商報就抓住了當下最有價值的用戶,那么毫無疑問河南商報就是最有價值的媒體,他們生產的產品就是最有價值的產品。

為此,他們分別發力,努力愛上“公商女”,精心服務“公商女”。

在對商人用戶的服務上,河南商報為商人用戶打造了報紙形態的《經濟藍皮書》周刊、雜志形態的《貴圈》讀本、聚焦批發市場的“鄭州批發市場”公眾號、聚焦投資領域的“投牌”公眾號、關注創新創業的“中原創業大會”活動、為企業與地方政府牽線搭橋定制招商活動......

在對女性用戶的服務上,河南商報為女性用戶打造了報紙形態的《WOMEN》周刊、為0~7歲寶寶的媽媽們打造的《家有小寶》公眾號、服務中小學生媽媽的《家有考生》公眾號、服務上萬名中小學生家長的“小記者訓練營”,在這些平臺之下,幾乎每周都有好幾場豐富好玩的線下活動……

在對公務員群體的服務上,河南商報已經形成報紙形態的《政務白皮書》周刊、《金水路觀察》公眾號、商報記者掛職蹲點活動……

與此同時,河南商報堅持本地化、利益化、服務化。通過報紙、新媒體、線上線下活動等渠道,河南商報以分眾垂直為手段,達分眾聚合之目的,影響力逆勢上升,目前影響力覆蓋的用戶,是原來河南商報報紙發行量的八九倍。

無論是“商報發哥”、“商報投牌君”,還是“商報寶姨”、“商報考學君”、“商報陪辦君”……在鄭州市萬千商人用戶和女性用戶中,已是呼風喚雨,一呼萬應,正在彰顯著河南商報在鄭州市商人用戶和女性用戶中是當之無愧的最具影響力的媒體。

 

就職發言:對商報未來“充滿信心”

 

在今天下午的就職發言中,關國鋒表示,在黨的十九大勝利閉幕之際,擔任河南商報的社長,他深感使命光榮,任務艱巨,責任重大。

他動情地說:我到商報已八年多,與商報的同事們一起拼搏,一起流汗,一起白班夜班,一起參與和見證河南商報轉型破局,鳳凰涅槃。一路同行,商報同事們對我的信任、支持、包容、指點,讓我體驗到了什么叫快樂工作,什么叫體面生活,什么叫激情燃燒的歲月。若致青春,我不后悔!

關國鋒說,與此同時,面對領導的期望、同事的期待和紙媒的困境,他也心懷忐忑。

不過,因為有了去年8月份至今一年零三個月主持河南商報全面工作的歷練,有這一年零三個月采編、發行、廣告、非報、體制機制五大方面的全面改造探索經驗,有這一年三個月里取得的不易成績,他更加充滿信心!

關國鋒說:商報的新聞報道,在這15個月,沒有出過大錯,還經常出彩;不僅在紙媒上亮色不減,更重要的是在加速向移動端轉移方面取得了令人振奮的成績。在經營方面,除了1、2月與8月份虧損外,其余12個月都是盈利,而且員工薪酬不減反增,甚至發了兩個月效益獎。商報總收入與去年相比,不是減少而是增長。商報的收入結構,在這一年零三個月中,也發生了重大可喜的變化,目前,商報的報紙廣告收入占我們總收入的比例越來越小,9月份只占我們總收入的30%多,而且肯定的是,接下來還會進一步降低。

關國鋒還引用了前幾天在歡迎商報新記者的晚宴上對他們說的話:2017年,河南商報一定要達到兩個目標:一、報社不能虧損,必須盈利;二、員工收入不能比去年少,只能比去年高。

關國鋒表示,他不能讓這些充滿激情的新人對商報失望。這是他對新員工的承諾,也是對全體員工的承諾。“我可以告訴大家,我做這個表態,是有底氣的!”——河南商報影響力逆勢上升,影響力變現能力逆勢上升,這不正是我們追求的轉型結果嗎?這不正是我們期待的黎明前的曙光嗎?

在今天的就職發言中,關國鋒重復了2009年4月他以商報總編輯助理身份到商報與記者們第一次見面時說的話:我堅信,在真誠面前,一切謀略與手段都是蒼白的。我堅信,在激情面前,一切困難和壓力都是脆弱的!

關國鋒說,他將把今天作為新的起點,在新的崗位上,以新的姿態,新的境界,快速進入新角色,以良好業績,回報領導和同事們的重托與期望。

編輯:

相關閱讀
韩国快乐8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