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頁 > 城鄉 > 正文

南疆喀什設正省級直轄市 建設兵團南移投資3萬億建西部深圳

內容導讀: 新疆地處亞洲大陸腹地,本是中國戰略大后方,目前隨美國出兵阿富汗和在中亞駐軍已淪為戰略最前沿。新疆歷史上是古代四大文明連接和中間地帶,古絲綢之路樞紐,新疆和蒙古主要受華夏文明熏陶;中亞五國和阿富汗、伊朗多受南亞、西亞和西方文化熏陶。...

南疆喀什設正省級直轄市 建設兵團南移投資3萬億建西部深圳

    新疆地處亞洲大陸腹地,本是中國戰略大后方,目前隨美國出兵阿富汗和在中亞駐軍已淪為戰略最前沿。新疆歷史上是古代四大文明連接和中間地帶,古絲綢之路樞紐,新疆和蒙古主要受華夏文明熏陶;中亞五國和阿富汗、伊朗多受南亞、西亞和西方文化熏陶。新疆地貌是“三山夾兩盆”,天山和昆侖山巍峨高聳,都是東西走向,兩山交匯于帕米爾高原,通過河西走廊與中原交往頻繁,新疆成為中國不可分割一部分已兩千多年歷史。唐朝和元朝中國軍隊部署已超越新疆和蒙古,平日軍隊基本就局限新疆和蒙古。新疆歷史上很封閉,西部沒出現有能力向中原王朝挑戰勢力。18世紀中葉,清朝統一新疆,新疆境外中亞諸國都進貢稱臣,清朝稱他們是新疆藩屬國,不駐軍、置官、征稅、不干預內政和外交。

19世紀中葉,沙俄與英國在亞洲腹地擴張和爭奪。17世紀英國入侵印度站穩腳跟后就向中亞滲透,通過印度向阿富汗和伊朗擴張并防范俄國借道中亞覬覦印度。沙俄垂涎中亞已久,英俄在阿富汗頻繁腳力,沙俄在中亞遇挫后,取道新疆,英國征服克什米爾,新疆暴露在世界兩大列強虎視眈眈之下。阿古柏入侵南疆,沙俄侵略伊犁,清政府平復陜甘回族動亂后,民族英雄左宗棠驅逐阿古柏、收復伊犁,新疆【故土新歸】回歸。英俄都需忙于消化新侵占領土,都無力獨占新疆,都不允許對方霸占新疆,相互牽制,新疆淪為兩個列強緩沖地帶。左宗棠認為新疆關乎清帝國生死存亡:重新疆所以保蒙古,保蒙古所以衛京師。清朝重臣左宗棠就認識到新疆對國家安全無法替代的價值,到今日新疆更是關乎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美國為維護霸權,扶持慫恿新疆轄區不好好學習、愚昧性格異常、心理扭曲地痞混混,通過暴力刑事犯罪,開拓新生存空間。

新疆孤懸塞外多年,自漢唐以來,每當中原有事、新疆就躁動,時叛時降。蘇聯分裂外蒙古后,意圖在新疆復制該命運失敗,一旦中國稍微出現失誤,新疆可能就會和中亞國家一樣從中國分裂出去。抗日戰爭期間,南疆喀什和北疆伊犁分布建立獨立傀儡叛亂政權,英俄為私利插手中國新疆,中亞難民和沙俄敗兵不時流入新疆,新疆民族教情異常復雜,新疆和東北相比最可能被分裂出去,然清朝在新疆移民屯邊,人民解放軍最后和平解放新疆。中蘇友好十年蜜月期,新疆和中亞成為中國和蘇聯后院,新疆和中亞政局穩定,人員友好往來;印度獨立和中國友好,20世紀50年代是新疆最平和的時期。50年代末期,中蘇關系破裂,1962年蘇聯策劃【伊寧、塔城】幾萬人伊塔逃蘇事件,不斷挑起邊境沖突,蘇聯在中國邊境大量增兵,在中蘇和蒙古邊境駐軍百萬,中國國內又經濟困難、臺灣國民黨叫囂反攻大陸、中印邊境沖突、在新疆邊境阿克賽欽兵戎相見,蘇聯把當時世界最先進武器部署在新疆周邊,對中國核訛詐,正是神州有難時,1979年蘇聯出兵阿富汗,三面對新疆包圍。蘇聯在中亞反華媒體長期進行顛覆新疆宣傳,鼓吹民族自決和東突厥,給新疆帶來巨大穩定隱患,蘇聯意圖把新疆變成外蒙古樣緩沖國,不斷資金和武器援助新疆各種極端勢力。

蘇聯解體,上海合作組織成立,中國成為美國頭號敵人,美國指責中國意圖和伊斯蘭結盟共同抗美。蘇聯解體讓民族分裂主義擴散,蘇聯分成15個國家,南斯拉夫分成5個國家,車臣和科索沃都啟發和引誘新疆極端勢力蠢蠢欲動。伊朗伊斯蘭革命成功,一股不要西方和東方,通過圣戰,建立政教合一神權政權躁動彌漫一些新疆地痞混混腦海。新疆民族分裂主義、宗教極端勢力和國際恐怖主義合流,三股勢力對新疆與中國國家安全危害越來越無法容忍與漠視。爆炸、綁架、劫機、投毒、暗殺等暴恐手段襲擊婦女、兒童、老人在內平民,重點攻擊政府行政、執法機關、企圖制造恐怖氛圍,傳遞政治信息,實現罪惡目的,有政治目標是恐怖主義主要標志。本拉登在阿富汗崛起、塔利班與車臣相互聲援,克什米爾、中亞與新疆境內分裂勢力相互勾連,新疆處于反恐第一線。911后,新疆恐怖勢力暫時遭遇世界強國圍剿,美國暫時專注打擊恐怖主義,對中國的恐懼放到第二位,中國獲得飛速發展15年。

普京竟然讓美國使用其中亞走廊,跪舔美國讓其在自家后院中亞駐軍。911后世界級戰爭都在新疆附近進行,新疆遭遇千年未有大變局。印度和巴基斯坦因克什米爾時不時劍拔弩張,新疆周圍全是火藥桶,一個火星就會發生世界規模戰爭。美國本已在日本、韓國和臺灣、東南亞駐軍,在中東也有駐軍,現因反恐牌坊一步到位,長期在中亞保持精銳部隊,在中俄后院腹地,美國正在控制歐亞大陸謀取世界霸權,完成對中國戰略包圍。新疆地緣政治就如此復雜, 166萬平方公里國土,相當于16個江蘇、10個山東、3個法國和6個英國。新疆暴恐勢力主要在南疆,尤其是和田、喀什、阿克蘇、克州,這些地方主要是少數民族,非常封閉,平日也不重視教育,缺乏打工社會資本,出生率高,人多地少,大量男青年小學和初中畢業就進入社會謀生,缺乏謀生技能。假如中國河南縣城不外出打工,一個村1500人,指望2000畝地謀生,會混亂到無法想象。

南疆少數民族很多18-38歲男青年不會漢語,缺乏學歷,文化低、思想單純、心理不成熟、家庭宗教氛圍濃,父母也是低素質人口,對現狀不滿,生態惡化、缺乏生存資源。不管是維吾爾族人還是漢族,如果處于這種境況,憤怒情緒下鋌而走險概率很高,光腳不怕穿鞋的,沒有啥幸福可言、膽子大、不怕死,對他們來說失去的只是鎖鏈,得到的是成為大人物虛幻承諾。這些南疆暴恐青年其實就是黑社會團伙,新疆更容易與境外恐怖主義勢力聯系,他們更易得到制式武器和資源,再加上政治目標,讓新疆黑社會有組織犯罪披上一層獨特面紗。其實中國云南、吉林都有很多少數民族聚集區,但這些地區和內陸交流頻繁,更容易獲得生存資源,南疆隔著大沙,經濟社會文化發展滯后,農村還處于赤貧狀態,也不會打工,小鎮底層青年想出人頭地就只能混黑社會。這些南疆暴恐分子,非常黑暗、秘密、狠毒,反動、非法,很多人缺錢沒有家庭,找不到媳婦,但他們組織起來甚至吸毒,就會為非作歹,其實新疆主流社會并不認同他們,但新疆地方太大,相當于16個江蘇,把江蘇的犯罪率擴大16倍異常驚人,他們人口只相當于江蘇的三分之一,就相當于50倍。

新疆暴恐分子是區域性黑社會,他們有時通過暴力犯罪募集經費。暴恐分子伴隨著血腥和暴力,不擇手段、濫殺無辜,強烈仇視社會和攻擊社會,人數很少,破壞性極強。很多南疆青年在學校不好好學習、不喜歡學習,成績不佳、逃課,早早退學,甚至青少年犯罪,高中沒畢業就輟學在社會上從事一些臨時工工作或游蕩,這些失業青年是暴恐分子天然后備軍。當然隨著境外滲透,新疆一些重點大學精英可能也參與分裂祖國行為。西方抓緊對中國西化、分化,把新疆當做主要目標,公開支持和操縱新疆分裂,新疆發展滯后、貧富差距大、社會矛盾凸顯,破壞國家統一、損害國家形象、分裂國家意圖暴露無疑。任何勢力、不管什么民族分裂國家都是指向國家政權,反分裂不是民族問題、不是宗教問題,是國家主權和政權問題,沒商量余地,對付匪徒和黑社會骨干有什么道理可講?這是敵我你死我活矛盾,槍桿子里面出主權,對匪徒和黑社會骨干用霹靂雷霆手段,對百姓才能菩薩心腸。

新疆暴恐犯罪本質是少數民族低素質人口犯罪。南疆,這些輟學青年,缺乏是非感、犯罪感缺失,無法區分信息真偽,很容易被教唆和被各種謊言迷惑,制造恐怖事件并對抗政府。根源是和田、喀什、克州、阿克蘇少數民族青年受教育程度不高,很少有青年接受高中教育,這些低素質青年在任何地區,一旦就業婚姻發展挫折,都會把內心失落投射,進而攻擊社會,內陸一些青年大學畢業失業患病失戀(徐州、菏澤)同樣會搞獨狼式恐怖事件,邏輯與動機相似。南疆不重視女孩教育,媽媽素質低,缺乏教育孩子能力,婦女也容易被教唆從事犯罪,甚至不知不覺成恐怖勢力幫兇。南疆經濟社會發展相對滯后為恐怖勢力提供了借口和動力,目前國家正建設“一帶一路”,喀什未來會成為新疆深圳,中巴經濟走廊建設會極大促進南疆經濟社會發展,從根本上化解南疆恐怖主義土壤。南疆是中國一個環境封閉、經濟貧困、就業率低,缺乏工業、群眾文化水平低、缺乏民族溝通,群眾現實中有不滿與仇恨的地區。喀什和和田基本上都是國家級貧困縣,交通又不發達。南疆人口出生率高,現代化遭遇挫折,出現的社會問題投射到全國,青年群體中存在消極和丑惡現象多,賭博、酗酒、毒品、淫亂犯罪,南疆從傳統農耕社會,忽然進入網絡社會,極度不適應。

南疆暴恐問題根源是維吾爾族現代化失敗。不敢出于打工,就是打工也不愿意出力,多從事烤肉、打馕、賣新疆干果糕點。新疆少數民族體貌特殊、脾氣特殊會遭遇比河南農民工還嚴峻排斥,甚至地方派出所一旦有新疆流動人口進入轄區,就高度緊張。很多新疆少數民族不會說漢語正規大學畢業找體面工作也不容易,南疆又不實行計劃生育,苦寒之地,人多地少,好吃懶做,底層青年吸毒、販毒、販槍、搶銀行、賣淫、艾滋病、盜竊,在新疆漢族人混的往往比新疆維吾爾族人好,結果大部分維吾爾族人生走下坡路,心中不滿就投射,認為國家搶劫新疆資源和石油,擠壓他們生存空間,對西藏救助這么多,忽視南疆,相對剝奪感促使鬧事搞事,吸引中央注意力,大量維穩經費投入南疆。南疆青壯年寧愿做禮拜也不干活,干活累的要死要活,經濟社會地位低,也不掙錢,自卑自虐與虐待,傲慢排外。新疆失業青年犯罪率高、大量混黑社會,其他地方青年混黑社會的也很多。新疆暴恐團伙尤其激進,打架不要命,新疆主流精英腐敗也很猖獗,侵犯群眾利益,新疆問題非常復雜。

新疆長治久安是中國核心利益。新疆是中國非常特殊省區,新疆屬于經濟欠發達地區,尤其是南疆、工作條件差、生育失控、教育落后、文盲多,是新疆的西部和發展短板。北疆和東僵發展比南疆要好的多。南疆能否在2020年跨入小康社會?精準扶貧是治理暴恐問題治本之策。治理新疆先了解新疆,新疆根源在南疆,南疆亂則新疆亂,新疆亂則全國亂。新疆的社會穩定是中國全面建設成小康社會的前提,新疆的社會穩定是實現中國夢的前提,新疆的社會穩定是確保絲綢之路經濟區建設順利進行的前提,新疆的穩定是中華民族全面復興的前提。南疆面積106平方公里,新疆伊犁、塔城、阿勒泰、昌吉和烏魯木齊僅僅占新疆27%,東疆哈密和吐魯番13.5萬平方公里,南疆和東疆是新疆主體。新疆是中亞石油天然氣進入中國的大門,新疆是中國面向中亞、西亞和南亞的橋頭堡,喀什是中國西大門,喀什崛起正在推進,南疆是中國全面深化改革建設小康社會晴雨表。

新疆不少維吾爾族上流精英喪失黨性和國家立場,底層宗教化,維吾爾族領導干部狹隘自私和地理民族主義情緒流露。新疆暴恐主陣地在南疆喀什、和田、克州和阿克蘇四個地區。新疆反恐維穩主體是地方黨委和公安、武警,特警、國安,民兵被邊緣化,兵團幾乎插不上手,北疆距離南疆萬水千山。南疆基層政權松弛弱化,群眾缺乏安全感,恐怖勢力就是區域性黑社會組織。南疆缺乏現代文明,愚昧文化盛行,生活貧困宗教氛圍濃厚,基礎設施落后。南疆的高鐵、通訊、醫療、教育、文化建設遠遠滯后北疆,國家大量資源被新疆精英忽視南疆。國家現在大力開發喀什是妙棋,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司令部應南移阿拉爾,引水加大發展南僵是治本。南疆暴恐頻發是歷史、現實、國際、國內多重因素的必然,也不完全是壞事,讓中央執政者知曉南疆真實社會民情,幾萬億投資,舉全國之力,會讓南疆在未來十五年變成中國西部新經濟中心。南疆社會民生改善滯后是暴恐蔓延一重要誘因,中央政府正在鐵腕治理新疆,堅決不允許新疆淪為中國阿富汗,成為毒瘤。反恐極為復雜,新疆是“絲綢之路”和“一帶一路”建設主戰場,更是中國反恐主戰場。必須要大力投資南疆,讓南疆早日現代化,讓南疆人民早日小康,暴恐自然就消失土壤。新疆經濟中心向南疆轉移是國策,新疆執政者前幾十年有決策失誤。建議中央在南疆獨立特區直轄市,正省級行政級別,對南疆地痞流氓必須恩威并施,建設新疆第二生產建設兵團司令部南遷,穩定南疆民心,帶動南疆經濟發展,增強民族團結,讓新疆暴恐早日成為歷史。

編輯:

相關閱讀
韩国快乐8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