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頁 > 博文 > 正文

陳杰人:關于禁炮問題致湖南平江縣委縣政府的公開信

內容導讀: 平江縣委、縣政府 并汪濤書記、偉雄縣長: 作為一個湖南籍中國公民和法律學者,看了你們發布的《關于煙花爆竹全域禁炮致全縣人民群眾的一封公開信》后,我在為你們這封公開信中目無法律、殺氣騰騰的口吻感到吃驚的同時,也為平江縣全體人民的權利與...

關于禁炮問題致湖南平江縣委縣政府

平江縣委、縣政府

并汪濤書記、偉雄縣長:

    作為一個湖南籍中國公民和法律學者,看了你們發布的《關于煙花爆竹“全域禁炮”致全縣人民群眾的一封公開信》后,我在為你們這封公開信中目無法律、殺氣騰騰的口吻感到吃驚的同時,也為平江縣全體人民的權利與自由遭受粗暴踐踏感到擔憂。為了讓你們明白錯在哪里,也為了給平江民權說句公道話,我決定學你們的方式,給你們也來一封公開信。

    根據你們的表述,在過去的一年里,平江縣委縣政府“果斷決策,頒布最嚴‘禁炮令’,全域、全時段、全面禁放煙花爆竹,強力推進,禁炮工作取得明顯實效”。總結你們禁炮的做法和經驗,包括如下幾個方面:

    一是實行三全、三零,即全縣域無特區、全時段無特時、全民無特例,統統禁絕,并實現了全縣范圍內的煙花爆竹零儲存、零銷售、零燃放。二是嚴罰重責,對違規燃放煙花爆竹的予以嚴厲處罰;對不聽勸阻、阻撓、妨礙執行公務的,依法予以治安拘留;對公職人員(含離退休人員)違規燃放的,處1000-5000元高額罰款并在平江電視臺曝光5日。

    誠然,在當前公權力對私權空間侵入日益放肆、日益延伸的當下,作為一級掌握了包括警察權在內較為完整公權力的縣級政府,平江縣委縣政府莫說是想禁個炮竹,就算是想禁止夫妻房事,也不是沒有可能。加上在2月1日平江縣召開的安全生產會上,縣長黃偉雄先生殺氣騰騰地強調:“任何壓力都無法動搖縣委、縣政府推動全域禁炮的堅定決心,任何阻力都無法阻擋縣委、縣政府推動全域禁炮的堅實步伐,任何外力都無法左右縣委、縣政府推動全域禁炮的堅強意志。”所以,面對這種肆虐到極致的權力欲表達,別說是偏居貧困地區一隅的普通平江人,就算是有一定見識和膽識的人,也不得不避一下這種磨刀霍霍般的權力逼迫。

    不過,汪濤先生和偉雄先生,我很遺憾地告訴你們,雖然你們秀權力肌肉的感覺如此之好,但“杰人觀察”偏不信這個邪,下面,請看我從三個方面駁斥你們決策的荒唐性。

    在法律層面:

    首先,燃放煙花爆竹是公民的私生活習慣和私權利范疇,根據法治原則中“法無禁止即可為”的公民權利原則,縱觀當今中國的任何法律,沒有任何條款禁止公民燃放煙花爆竹;又根據行政機關“法無授權不可為”的基本法治原則,沒有任何法律賦予縣級政府簡單粗暴地全面禁止燃放爆竹的權力,所以,平江縣政府的全域禁炮,屬于越權或濫權之舉。

    誠然,國務院頒布的行政法規《煙花爆竹安全管理條例》第28條規定:“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可以根據本行政區域的實際情況,確定限制或者禁止燃放煙花爆竹的時間、地點和種類。”但是,這種授權,實際上包含的立法邏輯和立法價值指引,是授權縣級政府可以根據實際情況,實事求是地決定合理的禁放范圍、時間和種類,而不是簡單全面禁絕。而平江縣政府簡單粗暴決策,將禁放范圍隨意擴大到全縣、全時、全民,這就是對選擇性、授權性行政法規規范的曲解、濫用乃至僭越。

    設想一下,如果按照平江縣委縣政府的邏輯和做法,道路交通安全法也規定了縣級以上交警有權設定車輛禁行區域和時段,那么,平江縣為了避免車禍或擁堵,是不是可以安排交警干脆在全縣禁絕所有機動車和非機動車?

    立法法有關理論告訴我們,法律或者行政法規授權地方政府就某項公共事務可以進行適度的限制性決策,并不是讓地方政府簡單粗暴地全面禁絕,而是基于實事求是的原則,并考慮到各地的實際情況,為了提高公共管理的效率和精準度,賦予地方政府一定的靈活處理權限,但這不等于讓地方政府用懶政思維一禁了事。如果真的可以像平江縣政府那樣全面禁絕,那直接在法律法規中明確規定得了,何必輪到平江縣政府耀武揚威?

    換個角度而言,根據舉重以明輕的規則,從全世界范圍來看,連是否禁止槍支這個話題,尚且長期存在激烈的爭議,而反對禁槍者的最大理由,就是維權民眾的自由與權利。連禁槍問題都如此爭議激烈,遑論不利后果要遠比槍支問題小得多的煙花爆竹問題?這當然要更傾向于支持民權而不是支持地方政府的簡單禁止。

    “杰人觀察”還注意到,在平江縣政府前述公開信中,有些表述顯然超越職權或者是違反法定程序。比如公開信說,對違反禁放規定且不停勸阻的,要依法予以治安拘留。如此通告用語,看起來很嚇人,實際上就是對行政處罰法和治安管理處罰法的嘲弄和違反。因為,是否要拘留某人,屬于公安機關的特定權力,并且在作出處罰決定前必須根據每個特定案例的實際案情,進行全面考量后再依程序作出合理決定。而平江縣政府以一級籠統的政府名義,就越俎代庖直接決定拘留某一類人,這顯然超越職權、違反程序。特別是考慮到拘留問題事關人身自由這一神圣公民基本權利,平江縣政府如此草率宣示,足見其施政意識中缺乏對公民人身權應有的敬畏和尊重。

    前述公開信還說,對公職人員(含離退休人員)違規燃放的,要處1000-5000元高額罰款并在平江電視臺曝光5日。這種表述,既在罰款這一行政處罰問題上同樣存在前述與拘留政策類似的違法性,同時還規定要對公民在電視臺曝光——請問汪濤和黃偉雄二位,誰給你們公開羞辱公民的權力?你們這么發公開信,是不是被權力欲膨脹到了頭昏腦脹?尤其是你們還規定對退休人員也要這么做,你們懂不懂,退休人員自從退休那一刻起,就不再掌握任何公權力,也不再負有和在職人員一樣的公務義務,他們和一介普通平民毫無差別,他們只是希望安享晚年的退養者,你們居然還要對這些人磨刀霍霍,你們自己難道就不會有晚年?不會有退休生活?

    在政治層面:

    黨的十八大以來,特別是十九大以來,三番五次強調依法治國,強調民主決策,強調尊重人民的權利和自由,強調下位法服從憲法和上位法。而你們,為了顯示自己權力的無所不能和無所不及,居然違反起碼的立法原則,用絕對化的思維,粗暴踐踏每個公民的生活權利和自由。你們這么做,哪是理性決策,分明是懶政思維和挑釁民權!

    從最大的善意來考慮,你們禁放煙花爆竹,是為了避免大氣受影響,為了環境更美好,為了百姓節省錢,出發點是好的。但是,汪濤和偉雄二位,你們想過嗎,中國的百姓,無非就是遇上值得慶祝或紀念的大事或節日,才會偶爾放放煙花爆竹,比起那些無時無刻不在排放的工廠廢氣,比起那些日夜江聲向洞庭的廢水排放,比起那些日復一日的各類噪聲、煙塵、光污染,煙花爆竹真的不是主要的危害源。至于說到節約,你們是否想過,如果掙下的錢,連最能帶來開心的煙花爆竹都不能購買和燃放,那么掙錢還有啥意義可言?莫非就是給你們增加一點GDP數據?

    如前所言,如果按照你們這種簡單粗暴的決策作風,那么,汽車有尾氣污染,還會造成汽油浪費、導致堵車和車禍,應當全面禁絕;男女結婚會導致家庭糾紛乃至離婚訴訟,影響社會穩定,應當全面禁絕;吃飯會導致糧食種植所帶來的農藥與化肥污染,會造成人民在糧食問題上的浪費,應當全面禁絕……如此而言,請問汪濤和偉雄,這個世界上,還有什么是你們不能禁絕的???

    特別是偉雄縣長,你在關于禁炮的講話中提到三個“任何”——任何壓力都無法動搖禁炮決心,任何阻力都無法阻擋禁炮步伐,任何外力都無法左右禁炮意志。照我的理解,你這是把話說絕,挑釁全民。請問你是否意識到,這個世界上,除了你的強硬口氣,還有比你和你手中權力更重要的東西,比如民權,比如法律,比如心中的道義和頭頂的星空?

在文化方面:

    眾所周知,爆竹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中最具儀式感的事物之一,王安石的《元日》中有“爆竹一聲舊歲除”,說的是春節習俗;劉禹錫的畬田行詩中也有“照潭出老蛟,爆竹驚山鬼”的詩句,說的是中國傳統文化中依賴爆炸聲辟邪驅鬼的信仰。

    實際上,燃放爆竹,是包括中國人在內的世界上不少民族,在遠古時期基于對自然的無奈,而從火光和震響對猛獸的驅趕作用中,慢慢培養起來的自保意識和斗爭策略,經過長期沉淀、演進,形成了后來的慶祝文化和紀念文化。可以說,人類與自然斗爭的歷史有多長,爆竹文化的歷史就有多遠。及至今日,包括我們很多大人,多少人仍然對爆竹情有獨鐘,這其中所浸潤的,何止是一種娛樂,分明是一種對安全的守望,對快樂的期盼、對幸福的追求。

    尤其是在春節,燃放煙花爆竹,已經成為中國人不同于他國文化的一種特別習俗,在這一習俗背后,隨著那彌漫于天空中的一聲聲清脆炸響,一種樸素的文化自信和文化堅守就躍然而出。

    誠然,在大氣環境日益脆弱的當下,如何減少煙花爆竹的燃放量確實需要考慮,但無論如何,對這種幾千年文化傳統的改善,絕不能靠簡單粗暴的阻斷或破壞,而應該是在循序漸進的基礎上引導改革,比如先在人口密集的城區適度、適時禁放,再比如,引導人們找到合適的文化替代物之后,再來考慮減放。可平江縣倒好,不僅粗暴的一紙禁令全面禁絕,甚至連電子炮也禁絕,這不是連大氣環保理由都不要了,而在荒唐決策的軌道上裸奔?

    說完這些道理,再回到法治的軌道上去設想,按照現在平江縣政府的決策,倘若某位在平江縣燃放了煙花爆竹,一定會遭到處罰,而一旦處罰實施,那么只要向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平江縣政府,同時要求對其簡單粗暴的禁放決定進行審查,那么,平江縣政府一定會敗訴!我就不明白,為什么平江縣政府要冒濫權和敗訴的風險,也要秀秀權力的肌肉,難道汪濤、偉雄二位,真的得了權力欲膨脹癥?

    寫下這么多激憤的話,并非對汪濤、偉雄二位有啥成見。相反,早在前幾年,我就被汪濤在火電項目上的決策能力和組織能力所折服,不過那一次,他是反對以環保之名阻止發展,而這次則祭起環保大旗禁炮竹;在去年,我也曾深深感動于偉雄縣長田間插秧時的嫻熟動作,并從中窺到他對農活和農業的熟悉,“杰人觀察”因此專門撰文為他點贊。

    但這一次,我對平江縣的這項簡單決策,實在是無法理解,更無法支持。這背后最大的問題,歸根結底還是掌握了公權力之后,如何在行權過程中謹小慎微,并懷著對民權的敬畏、對規則的堅守、對文化的尊重,去審慎決策。

    有鑒于此,特寫下這封公開信,討教于汪濤、偉雄二位。我知道,你們禁炮的出發點一定是好的,但你們的措施,真的錯了。

    批評之余,我還是要基于中華民族的文化傳統,祝福平江縣委縣政府諸君和汪濤、偉雄二位并全家新春吉祥。當然,我也樂意看到二位的家人在春節期間,快樂地燃放煙花爆竹,以慶祝金犬獻瑞、新歲祥呈。

    謹此

                                                                                                                                                                                                                                                                      陳杰人
                                                                                                                                                                                                                                                    2018年2月12日 農歷臘月二十七

編輯:

相關閱讀
韩国快乐8开奖号码